欢迎访问山东中农联合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官方网站!

欢迎致电:制剂 0531-86401681   原药 0531-88975776                中文 |          ENGLISH

搜索
可信组件

中农作物公众号

版权所有 © 2019  山东中农联合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鲁ICP备1020994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济南

登录OA系统 邮箱登录  |  后台管理   |  下载中心

中农联合公众号

联系我们

制剂销售:0531-86401681
原药销售:0531-88975776
海外销售:0531-86401640
采购部:0531-86401563
人力资源部:0531-86401528

>
>
>
《西瓜》--奋斗篇•沧海笑

《西瓜》--奋斗篇•沧海笑

分类:
员工天地
2019/01/17 16:47
浏览量
【摘要】:
《西瓜》--奋斗篇•沧海笑来源:沧海笑日期:2012年7月26日13:40       步入夏季,城市中又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在市场上、小区门口前、城市的非主干道上,随处都会发现一车车、一排排的西瓜摊,各式各样的圆圆的西瓜一个个在摊主的摆弄下或在地上,或在车上,堆起“半壁江山”。有大的、有小的,大得喜人,小得可爱;有绿皮的、有黑皮的,绿得清脆、黑得油光。清清翠翠地,堆涌起无限的朝气和生机,像是风

《西瓜》--奋斗篇•沧海笑

来源:沧海笑 日期:2012年7月26日 13:40
 

   

    步入夏季,城市中又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在市场上、小区门口前、城市的非主干道上,随处都会发现一车车、一排排的西瓜摊,各式各样的圆圆的西瓜一个个在摊主的摆弄下或在地上,或在车上,堆起“半壁江山”。 有大的、有小的,大得喜人,小得可爱;有绿皮的、有黑皮的,绿得清脆、黑得油光。清清翠翠地,堆涌起无限的朝气和生机,像是风景画中浓重的一抹。给烦闷的城市,带来一丝清凉。
    夏日炎炎,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广垠地田间收割完小麦后残留在地上和泥土路上的稀稀拉拉的麦秸,在烈日的照射下泛着黄灿灿刺眼的光。路边一棵歪脖老柳下,摆着十来个绿油油的大西瓜,旁边站着光着脚、头戴苇苙的嘎子,和神情刚毅、手拿白色礼帽,在胸轻轻忽扇着的老罗叔,伴随着树上的吱吱蝉声,不时地喊上句“卖西瓜喽,卖西瓜……”。不一会儿,不远处炮楼里经不住闷热和西瓜美味诱惑的胖汉奸翻译哼着小曲走过来,蹲在摊前,挑起一个大大的西瓜,也不问价格,放在腿上,用拳头“嗨嗨”两拳,用手一掰为二,对着清甜凉爽的瓜瓤,稀里哗啦、贪婪地吃起来。老罗叔说“这位先生,你吃瓜也不问问价钱?”狗翻译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仍蹲在那里眼也不抬,边吃边不屑地说“别说吃你几个烂西瓜,老子在城里就是下馆子也从来不给钱!”只见老罗褂衫一撩,从腰间拔出驳壳枪,对准了汉奸,就在这一瞬间,嘎子亦一下子转到了汉奸的身后,用老钟叔给他刻的木枪一下子戳到了汉奸的腰上,压着声音,厉声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这是电影《小兵张嘎》中的精彩一段,深深地印刻在我们那代人儿时的脑海里。我除了钦佩嘎子的英勇气概,心里还垂涎那烈日下清甜可口的西瓜。七十年代末,国家刚经历过政治动荡的灾难,正面临着如何解决人民生活的温饱问题。身在农村的我们,在那种吃饭时伸手多抢个地瓜或窝头、咸菜都要冒着被大人用筷子抽手危险的时代,谁家会有闲钱买起个西瓜?!吃上个甜甜的西瓜,对那个年代的很多人来说就是一种奢望……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针对农村,国家政策做了历史性改变,将农田重新分配到户,责任到人,种植自主,经营自由。一时村上人思想涌动,大举“思想迈进,经济搞活”的旗帜,开始策划新的生活。养殖业、畜牧业、蔬菜、果树等经济产业如雨后春笋,蜂拥而出。父亲也不甘落后,积极地与村人交流沟通,探讨着致富的道路。
    82年的春天,父亲和一同村人在几经“调研、论证”后,决定开始种植蔬菜。我家种了西红柿、茄子、青椒、菜花。那个年代,“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农田被分配到户,家家地多,劳作基本是靠手工,老少齐上阵,劳动力都显不足,地里总有干不完的活。所以家里有孩子的,都会要求孩子从小就学着做农活,和嘎子那样10多岁的,就已经会在父母的训斥、责骂中成半个劳力了。那个时候,评价大人的标准不是高与帅,而是谁家伺弄的地多、谁的庄稼长势好;评价孩子的标准不是乖巧,而是谁家孩子更能为家里干更多的农活。失去儿时自由的小孩们在躲离父母的管控后,就会跟越出囚笼的困兽,疯狂地用各种玩法来弥补自己的童趣。逃课、辍学,司空见惯。只要聚在一起,就跟一群“蝗虫”,栖到哪里哪里就遭殃:爬墙上树、捉鱼摸虾是小case,有时会摸进农田,偷瓜摘枣,乱吃乱啃一通,祸害庄稼!结果都会被家长用一顿臭骂和暴揍收场,却仍难以改正。当时十多岁的我和其他孩子一样,已接受了很多最通俗“教育”方式的洗礼,已懂得为家人分担,天天在放学后会来到菜园打理农活。待到这些蔬菜上市时,正值学校暑假,几乎天天下午都是自已在园中用小篮子一提一提的“落”菜装篓,等晚上从农田回来的父亲过来装上推车回家。胶东那边农村密集,周边乡镇相隔都不是很远,村与村常交织在一起。民间把农产品集中贸易的地点命名为“集”。我家周边三个乡镇选了五个相隔十几里路的、大点的村庄为“集”,每五天为一个周期。“集”的时间都是一个上午,中午散集。为求肉菜新鲜、品种全,不耽误午餐的营业经营,当地的饭店、单位食堂采购都会赶早市,在早上6点开始,7点左右采购完成。为赶上这波行情,卖菜的人都会在5点左右赶到,在地上铺开草毡或是油布,把自己的菜清洗擦抹干净,或梳理成捆或摆放成堆,图得就是有个第一眼的美观。我家也是这样,都是在第二天一大早天刚放亮(当时没有钟表,估计也就是凌晨3点多)出发赶集。我在父亲的不断地斥责、催促中,拉上小推车,急匆匆地赶路……      
    一季下来,虽然劳苦,但家境亦有明显改观。这更坚定了父亲继续种植经济作物的决心。
    83年春天,父亲几经“研讨”,在农村生活都大有改观的前景下,感觉此时种植生活“奢侈品”是个时机,于是他决定种植两亩西瓜!听到这个消息,想着就要实现儿时梦绕已久的梦想,将吃上甜丝丝的大西瓜时,躺在坑上,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嘎子的那个片段,黑暗中,不时地用手握成“枪”状,向房顶一指,心中默念着嘎子的那句台词,“不许动,举起手来……”,基本一夜没眠。
    在“谷雨”节气前后,我们开始着手行动。因为是种植自己心中的梦想,所以当时我做农活的积极性不比父亲低。从翻地、挑沟、打垄成畦;到去集上买种、放在炕头xi苗,我都一一参与。对放在炕头捂盖在被子下的瓜种,我抽空就要去偷偷掀开了看,观察瓦盆中种子在温湿的纱布下的萌动。在种子外壳露出白白的歪歪瓜芽后,父亲就把种子种植在铺着麦糠和沙土的盆中育苗。不时地少许淋水,三天后,齐刷刷地瓜苗长满一盆。选一个温暖的下午,我们一家人共同动手,挖坑、浇水、栽苗、培土,将瓜苗从苗床移栽到了我们精心修饰几遍的瓜园,从此,我的心也就给栽进了这块田地。
    因为父亲和我娘要去耕作其他的庄稼地,护理瓜田的工作我就基本承担起来。每天放学,放下书包,我就会拿着小铲子跑进瓜园,蹲在颗颗瓜苗前,为其松土、除草,细心地用手捏碎每块土块;或提上一桶水,用小瓢一瓢一瓢浇灌到瓜苗周围。瓜苗似是被我的呵护打动,长得黑黑壮壮,几天后,就长出像鹅掌般、有些残缺的银灰色的瓜叶。继而就伸出了金黄色的,毛茸茸的卷须,长出了蔓子。为了不让幼小的瓜蔓受风的吹动而摇摆不定,伤及秧身,我就用土把瓜蔓一棵棵地铺平、压住,并抹去枝丫间长出的其他的小杈,让每畦中的瓜蔓都相对向前排列整齐有序,俨然像是在训练士兵排练队列。满载我们全家人希望的新土地、新生命具有的旺盛精力让瓜秧和杂草长势同样肆虐,我天天徘徊在不断地压蔓、打杈、除草中。瓜秧亦像是通有人性,不断地变换着花样带给我次次惊喜:忽地在某个大早上,叶腋处绽放几朵黄艳艳的小花;或是在某个日落后,有点羞涩地打开瓜心,露出一个花生米大小的、被白白的长茸毛包裹着的初成胎型的小西瓜,前头还顶带着一个小小三角锥形等待开放的花蕾;或是那天忽地在瓜蔓已罩住的枝叶间突现一个已有拳头大小,被白白的薄雾般的瓜膜包裹着的小西瓜,绿绿的瓜体上还精心地嵌镶上几条黑黑的条纹,似是少女飘逸长发中乌黑的发带…… 这一幕幕,让我在辛勤劳作中乐此不疲。日出而做,做至上学预备铃响,随手拿起书包和一块干粮跑向学校;日暮而归,直到天黑得无法继续劳作……
    在西瓜长到有碗口大小的时候,为防止“蝗虫”捣乱,父亲就在瓜田中央,用麦草苫子搭起了个瓜棚。从此,我和父亲就夜宿在瓜棚,不管日晒雨打、不顾蚊虫叮咬…… 
西瓜,承载着我们的希望,随日转星移,个个开始变得臂膀腰圆,在瓜田中威武兀现。远远看去,方方的瓜田像是一个灰色的棋盘,西瓜像棋子,星罗密布,正在蕴蓄着新的跨越。常常坐在瓜间,乐呵地看着个西瓜出神,或回味着父亲说过卖完西瓜后的梦想,或是猜想着在西瓜熟透后吃上一口的那美不胜收的味道。 “梦中抱着西瓜笑,梦醒仍在西瓜间”是我当时的真实写照,几近成痴!我娘一直这样说我。
    麦收过后,随之逐渐步入夏季,天气变得闷热,父亲说该是西瓜上市的季节了。园中个个体大腰圆的西瓜这时已由翠绿变得有些暗绿或是黄绿。因在挑选西瓜成熟度上父亲也缺少经验,于是就在一个酷热的午后,父亲请来村里在西瓜方面最有经验的老爹来到瓜田,帮我们落摘西瓜。烈日似火,蒸发着地上的水汽翻腾,闷得喘不过气来。赤着脚丫,我和父亲跟着光着黝黑发亮臂膀的老爹走进瓜田。老爹蹲下来,对着瓜体,这个拍拍,那个弹弹,一边听着声音,一边教着我们通过声音来分辨不同的成熟度。为了验证他的判断,在他拍敲几个对比后,他摘下一个圆圆大大的西瓜,起身放进我的怀里,示意我们走进瓜棚,打开了验证。抱着这个沉甸甸的自己亲手培育出来的果实,心扑扑地跳,嘴咧开了的笑,激动得脸通红通红的,火辣辣的热度感觉超过了半空中的太阳!回到瓜棚,老爹让父亲从井中提出一桶凉凉的水,把西瓜泡入水桶中。他自己按上一“烟袋”老烟,坐在地上悠然地抽着。看到马上要吃上梦寐以求的西瓜,不觉中,眼前又浮现出嘎子卖瓜的片断,我在父亲和老爹间来回的蹿动,用手做“枪”,比划着,重复着那句台词,“不许动,举起手来……”
    一袋烟过后,老爹从水桶里把瓜抱出来,放在小桌上,我吞咽着已经横溢的口水,早早递给他已准备好的瓜刀。西瓜好像也急不可待想表现她的成熟和丰腴,感觉好像只在刀尖刚触到瓜体时,她就膨的一声,炸裂开来。透过缝隙,我一下子就看到了里面红红的瓜心。似粉袋绽开,红艳欲滴,香气扑鼻;又似少女的笑脸,娇羞可爱。红得通透,红得畅快!待瓜体向两边一开时,似新娘的红盖头掀开,镶嵌在红红瓜瓤上的几行黑黑的瓜子像是笑靥上的一条眉黛!迫不急待,捧一片在手,顾不及再打理她的晶莹,小心沁入一小口,唇齿间顿时一股特有的清凉,感觉像混沌中打了一个机灵,让人在闷热的天气中爽到有种醍醐灌顶的淋漓!来不及咀嚼,即已化作为水,遍及舌鼻之间,继而沁入心脾!这块瓜,祥细地记录着我近三个月的艰辛付出,承载着我家全年的希望!看到自己的劳作终将有收获,想到父亲的计划亦将实现时,心里充满了伴着西瓜入口的甜蜜,眼睛却有些润湿……    我仔细地一口一口地细细品尝着,体味着,不舍得遗漏点滴。我将瓜片在手中反复调整,仔细地将瓜瓤吃尽,啃得只剩一片黄黄的、薄薄的瓜皮!
    在老爹的帮助下,我们挑拣了近四十个熟瓜,满满地装了两大车篓,装在推车上。
    七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半夜时分,忽然下起了大雨,电光闪闪,雷声隆隆,在空旷的田野里显得格外的剌眼震耳。凉凉的雨水不像要浇凉烦闷的天气,却象堵在我们的心里。长期承受生活重压的父亲脾气一直不好,因担心这种天气影响西瓜的销售,又开始了他的暴躁。一边在瓜棚中借着闪光扯着雨布补堵着木板临时打起的床上方的露水点,一边谩骂这鬼天气。我则躺在已潮湿的床上默默乞求老天快些停雨。不知天公是慑于父亲的谩骂,还是被我的祈祷开了善心,刚好在天亮时分,雨停了。来不及再等路水散去,光上膀子,推上车,碾着乡间泥泞的小路,我们出发了。
    生活中经常斥责甚至打骂着我的父亲,内心深处时刻体现着父爱。出发时他说路上雨水滑,说我的脚嫩易伤,坚持让我穿上那时候平时干活或走泥路不舍得穿的塑料凉鞋,而他自己却仍然赤脚。我走在前面拉,父亲在后面推。鞋踩进泥里,泥和水从鞋间隙中流进,在脚要抬起时,脚掌和鞋底就会“滋”地一滑,随后就听到鞋底从泥巴中被拔出时传出的“pia”地一声响。虽刚下完雨,但空气依然闷热。走了不大一会儿,就感觉腿脚发软,胸闷脑胀。濛濛晨暮中,父亲不断催促加快步伐的喝斥声、身旁水沟哗哗流水声、风吹过两旁半米来高玉米叶子发出的沙沙声和自己呼呼地喘息声交织在一起,汗水随脸而下,随背而流。远处传来的几声呱呱蛙声和偶尔的隆隆雷声象是不断在为我叫喊着加油!我们步履蹒跚,走得还算顺利。
    前面一条两米来宽,一米来深的沟拦住了去路。平时沟里没水,路顺沟沿斜下过沟底再斜势而上,坡线长,陡度不大。可那天由于雨刚过,沟里有积水。虽漫不过小腿,流势却挺急,哗哗而下。父亲放下车子,前后看看,却一时无人能助。只好先下沟底,探探水深,试试路基,一边告诉我一会要走的路线和上坡时用力拉车的时机。
    我们稍做喘息,拾起车,就按父亲预定的计划顺坡而下。坡上泥滑,下坡时,父亲用力后拽车把,我挽起拉绳,用力向后推着车篓,小心翼翼滑下。待车下到沟底,我迅速淌过水,放开拉绳,放在肩上,冲到前面半坡上,父亲喊了声“1、2、3”,在低沉的“3”字一出时,我卯足劲,两手用力攥紧拉绳,一手放在胸前,一手背在身后,用力向前跨出一步,腰向下猛地一弯,两腿用力一蹬, 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车轮在泥泞中向坡上冲来。结果只冲到了半坡上,就僵持在那里。“使~~劲~拉~!”从父亲的低吼声中,能感到他亦是竭尽全力。我再深吸一口气,腰身再用力向下一倾……  忽地,感觉早被绷紧的脚后跟处的凉鞋后带“叭”地一声,在泥巴中断裂!!随之脚掌一滑,前倾的几近接地的重心不能持稳,我一下子给摔在了坡上的泥泞中,满胸泥水。手随之一松,绳从肩上“呲”地向后扯过,留下一条粗粗地混着泥水的火辣辣的血印。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已倾尽力气推车的父亲僵持不住,尽管他一直撑着腿不敢换步,努力想把车靠住,但车的重量已让这无济于事。车从半坡向后推着他滑下,越来越快。一个脚步不稳,父亲一下子蹾到了沟底的泥水中,紧随而来的推车轮子后的横梁一下子顶在了他的胸部,随着 “哎哟”一声,父亲捂住了胸口。车身向左倾斜在沟中。十几个西瓜“嘀哩咕噜”地从两边的瓜篓滚下,掉在了小沟中。火爆脾气的父亲又爆发了,他“腾”地一下子站起来,对着水中一个已摔裂的西瓜一脚跺了下去,“他妈儿个*,不要了!不要了!!”刚从泥里爬起来的我,被父亲跺下溅起的泥水混着瓜瓤呲了一身。我被眼前父亲的举动惊呆了,看着他踹坏了我辛苦培育的西瓜,就像他正在无理在打我娘一样地痛,我疯了一样一下子冲到他跟前,用全身的力气,猛地推开他!哭着喊道“不准砸西瓜!不准砸西瓜!”父亲被我推得一个趔趄,揉着胸口,气呼呼地蹲在小沟对面的半坡上。看到有两个瓜随流水已漂着滚出一米开外,我赶紧用胳膊擦一把眼泪,三步并做两步,淌水跑过去从水中抱起一个,快速爬上斜坡,把它放在对过沟沿的路上,再迅速返回抱起另一个上来。忽地,我眼前一亮,脑门好像一下子被打开,找到了解决目前困境的办法!我感觉一下涌来了无穷的气力。我快速再冲下沟底,再抱起一个沟中的西瓜放到岸上,再抱一个……蹲在那里的父亲好像也一下子明白了我的意思,也马上走过来和我一起从沟底和车上将瓜一个个抱起……  
    抱走二十多个后,我们将车连同车中剩余的十几个西瓜一起掀起,我重新拽上拉绳,将车拉上泥坡。再将放在路上抱起的西瓜一个个的放入车中。
    再回到坡上,从泥中拉出已断带的那只鞋,一起放入在篓中,拉上车,同父亲一起,赤着脚向前大步走去……
    从此父亲再没有打骂过我,他跟我娘说我长大了……
    几十年过去了,在成长的路上,逐渐淡忘了嘎子的片断,在碰到的挫折前更多地却能想起自己在水沟中抱瓜时的坚强。
    在国家正确路线的指引下,如今的社会环境和人民生活已发生了翻天履地的变化。西瓜现在已是四季皆有。我依然爱吃,时常买进。
    在炎炎的夏夜,静静坐在桌前,或切成块,或直接一分为二,抱一半用小勺,吃一片入口,
    依然清爽,依然甜美……
    依然吃得仔细,依然瓜瓤不剩……